主页 > 新闻 >

武汉这个重症病区,近八成患者已成功转出

2020-03-24 11:21 来源:中国青年报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3月18日,是中日友好医院(以下简称“中日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詹庆元援助武汉的第47天。随着疫情形势的日趋明朗,大量医务人员开始陆续撤离武汉,然而詹庆元在武汉的援助工作依旧繁忙。当天晚上9点半,他在结束一个半小时的网络查房之后,终于有时间接受采访。采访结束后,他还要与患者家属沟通病情。

  中日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团队在武汉的援助任务,是整建制接管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的一个重症病区,詹庆元是团队临床工作负责人。抵达武汉后,詹庆元及其团队共收治了72位危重症患者,除了援助早期有3名患者去世以外,截至3月18日,共成功转出56位患者至普通病房,占收治总人数的八成左右。詹庆元说,他对这样的救治结果还算满意。

  大约10天前,詹庆元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感慨:“武汉,寒冷的冬天已过去,温暖、美好的春天正在向我们走来。”也大约从那个时候开始,他负责的病房几乎没再转入新的患者。

  把能做的准备都做好

  早在1月中旬,詹庆元便开始和武汉的一些同行交流疫情情况,他发现众多医院人满为患。詹庆元当时就觉得武汉他肯定得去,个人心理上的准备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

  后来,接到了援助通知后,王辰院士给詹庆元打电话,告诉他援助武汉需要从抢救危重症患者的角度准备,包括人员调配、设备配置等在内的一套完整的方案。

  2月1日,詹庆元和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及其相关科室的医生、呼吸治疗师、护士等一支完整的团队来到武汉。随后,中日医院的大量医用设备也驰援武汉,其中包括3台ECMO(体外膜肺氧合)等一批重要的监测和呼吸支持设备,总价值约1500万元。詹庆元的同事们开玩笑说:“把重型武器都搬过来了。”

  然而,人员和设备的到位在詹庆元看来都不是最重要的,如果工作流程不顺畅,这些前期准备的作用都无法发挥出来。他解释说:“危重症患者的救治需要每一个救治环节都衔接得很好,这些工作平时很容易,但是在一个临时改建的陌生医院病房,应对的是未知传染病,要把工作流程做好其实是非常困难的。我们那个时候天天晚上开会讨论如何完善流程。”

  詹庆元回忆说,比如在援助早期,麻醉医生特别少,在给患者做气管插管时,和麻醉医生的工作对接有些问题,间接导致团队救治患者的工作流程不顺畅。

  为此,詹庆元及其团队后期做了改进工作:第一,把麻醉时需要的气管插管设备及防护设备提前准备好,放在患者床头;第二,针对那些可能会进行气管插管的患者,提前和家属签好知情同意书,“不要等到该插管的时候再去签,那就晚了”;第三,提前通知麻醉医生;第四,气管插管更积极,不能等患者病情十分危重时再插。后来,气管插管的患者基本上都抢救回来了。

  2月17日,詹庆元团队和同济医院心脏科团队合作,抢救一名两次大面积心梗同时合并新冠肺炎的危重症患者时,同济医院医生感慨:“你们的东西怎么准备这么全啊。”詹庆元说:“几乎对方需要的任何东西,我们都准备了。”

  詹庆元觉得这也和团队平时的积累和训练有关系。中日医院平均每年要用100多台ECMO,ECMO相关操作基本上属于常规工作。

  詹庆元介绍,当时,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已经从空间布局上做了很大的改造,援助团队到来以后,主要是对重症病区的通风装置进行了升级。此外,将病区分为三部分,绿区是进行了气管插管、无创通气等支持的最危重的患者,红区和蓝区位于绿区两边,用来安置相对较轻的患者,医护人员对应3个治疗区域分成3个治疗组,救治效率得以保证。

  目前,中日友好医院在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重症病区的团队大约有120人,詹庆元觉得这是一支经得起考验的团队,因为病区收治的患者常常是危重症患者,导致团队工作压力非常大,“但是团队从来不拒绝这些患者,甚至主动要求收治。在非常规情况下,我们也保证了平时治疗的水准,并没有因为患者传染性强、病房临时组建等原因让救治打折扣。真的像打仗一样,一旦你发了命令,团队就会无条件去执行。”
本文地址:http://www.ningxianet.cn/news/2020/0324/6697.html

责任编辑:(koko

资讯标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