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 >

田埂上的直播间 这七个“带货仙女”带火家乡

2020-01-07 11:30 来源:中国青年报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OMG,所有女孩,买它!”过去一年,号召力十足的呼喊声,让手中商品的销量蹭蹭上涨,是每个“带货主播”的营业目标。而在贵州黎平侗寨里,也有一群青春貌美的“带货网红”,她们带的货是生长于斯的家乡,是侗家世代传承的文化。

  她们有个浪漫的名字:侗家七仙女。

  还未被快节奏生活所侵蚀的自然之地,和外界隔着千山万水。2018年夏天,“浪漫侗家七仙女”账号在快手平台开启。7个年轻姑娘穿着侗族民族服装,戴着美丽的银饰,拿着手机在贵州黎平侗寨的田埂上直播,介绍家乡的土特产,做黑糯米饭,捕“稻花鱼”,唱侗族大歌。

  一年多过去,侗家七仙女全网粉丝超过160万。涨粉了,村民们的土特产、传统工艺民族服饰得以销售出去,盖宝村的土特产销量比往年翻了几十倍。

  在最近收官的综艺《十一少年的秋天》中,侗家七仙女带着偶像团体R1SE深入侗寨,她们的自信气场丝毫不输明星,R1SE成员们称赞“七仙女”让家乡变得更好。这片土地的价值又在以更多形式传递出去。

  在偏远山区农村做直播,这件事的起点,是许多意外和巧合的碰撞。

  侗家七仙女的“大姐”张国丹,以前的工作是在外地做导游。2015年父亲的意外离世,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张国丹的父亲生前对侗戏、侗歌情感深厚,曾花很多时间去一个接一个的遥远山寨给当地人教侗戏。“六年级的时候我跟爸爸和村里戏团去了一个寨子,他们把我当公主一样,对我很好。后来我才知道爸爸在寨子里教过好几年的戏,他们对我爸爸非常尊重”。

  张国丹的爸爸一直努力“抢救”侗戏和侗歌。“我们侗族大歌没有文字,歌声是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到我们这一代出去打工的人特别多,能够学习到侗歌的没有多少人,如果不记载,老人去世,他们所知道的歌就消散了”。张国丹给父亲买了一部DV,拍摄侗族老人家唱歌的影像。

  父亲去世后,张国丹回家整理遗物看到那些资料,觉得父亲一定还有很多事没做完,决定将他留下的资料整理成数据库,并继续做影像资料的收集。

  张国丹注册了短视频平台的账号,发布在黎平三龙侗寨拍摄的视频,她的账号被一心帮村民增收的盖宝村第一书记吴玉圣注意到。吴玉圣恰好正在寻找可以直播的侗族姑娘,便联系张国丹,希望她加入“七仙女”。

  “侗家七仙女”的二姐杨宛灵,做直播前在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歌舞团工作。她从小是侗寨里的留守儿童,“整个童年只有外公、外婆和家里的亲戚,没有父母”的陪伴。

  杨宛灵4岁开始学习唱歌跳舞,这份爱好也成为后来的职业。她经常随黔东南州歌舞团一起代表全州到各地演出,宣传少数民族歌舞。

  加入“七仙女”的契机,是杨宛灵看到一篇“标题很吸引人”的文章。“当时看到书记(吴玉圣)不务正业带侗族女孩子拍视频这样一条新闻。我就特别感兴趣,拍视频不仅扶贫帮助老百姓,还可以通过更大的平台宣传黔东南民族文化 ”。杨宛灵拉着闺蜜兼同事佳佳一起加入“侗家七仙女”。

  在《十一少年的秋天》中,杨宛灵分享了作为农村留守儿童的经历。她做直播,也是希望帮到和自己有着相似童年的孩子们。杨宛灵和家人、粉丝们建立了一个“宛灵爱心小分队”,从2019年起专门帮助留守儿童和其他需要帮助的人。

  一群姑娘放弃外地收入不低的工作,回到农村田间做直播。最初村民的不理解,以及经验的缺乏,都让她们一度产生过困惑。

  张国丹坦言,刚回乡做直播时常被村民取笑,“人家觉得你异想天开,我们拍摄的时候有人会拍手说‘快来看明星拍戏了’。有一段时间我妈也接受不了,去哪里人家都议论我。她还把我的箱子扔出去,说‘你这个女儿我教不了,自己去混吧’。”

  但是肉眼可见的成功“直播带货”,让村民们渐渐接受侗家七仙女的直播形式。“一个星期我们就把整个村子的所有辣椒全部卖出去了,定的价格也比较低,7天之内在附近找不到辣椒了。打谷子的时候,我们又把谷子上传上去,基本上吃不完的谷子也全部销售出去了”。
本文地址:http://www.ningxianet.cn/news/2020/0107/4849.html

责任编辑:(koko

资讯标签:

分享到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