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 >

商人“为树痴狂”:把毕生财富投入万亩荒山(3)

2019-09-09 12:50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雷凌是第一批被选中的年轻人,当时他沉迷赌博倾家荡产,还欠了100多万元的赌债,觉得人生已经没什么希望了。

  赵平出资盖了十多间鸡棚无偿给村民经营养殖,每个棚子能养近一万只鸡。

  尽管如此,当初不通水、不通路的艰苦条件还是劝退了不少人,雷凌也开始打退堂鼓。

  赵平对“林下养鸡”的模式很有信心:矮脚麻黄鸡是精心挑选的当地优质品种,鸡粪与饲养剩余的草渣与树叶混合,快速分解,还能及时补充土壤养分,利于树木生长;由于环境好,从幼苗到成鸡产蛋周期长,只需种两次疫苗,鸡的活动面积大,运动量高,体质好,不需食用含抗生素的食料,未来一定可以打开绿色农产品的高端市场。

  “赵总一次次描述前景,每半个月找我们集中谈心一次,有什么困难和疑惑当面提,他都尽可能帮我们解决。”雷凌告诉记者,鸡和鸡蛋的销路他们养殖户从来不用担心,赵平找的销售渠道不仅高于市场价,而且供不应求。

  黄四化也是最早跟着赵平养鸡的村民,当时他做的棉花生意遇到市场波动,不仅10年的积蓄亏个精光,还欠50多万,赵平借了他一笔钱作为启动资金购买种鸡和饲料。

  “他说之所以借而不是白给,就是为了给我干事创业的压力。”黄四化说。

  如今,雷凌和黄四化早已还清了外债,都在城里买了房和车,雷凌的第二个孩子也在今年出生。“车和房都是全款买的,要不是条件好了,哪敢生二胎啊。”雷凌打趣。

  截至目前,峄山的养鸡场已有21个,每个鸡棚的年收入都在20万元以上。

  这些年,赵平对这些先富起来的养殖户提出要求,必须一个鸡棚带动两个贫困户,根据自己能力打工或合伙,助力脱贫攻坚。

  黄四化说,赵平来到峄山后,不仅生态环境越来越好,几个原来没有水泥路的村子,路也修通了,周边的村民都念他的好,从来没发生过盗砍盗伐的情况。

  “我绝不会干和老百姓争利的事,而且借助森林提供更多高质量绿色产品,让更多人看到植树造林、保护生态这件事的意义和价值,也是我梦想的一部分。”赵平说。

  一个愈发清晰的“生态梦”

  付全是赵平的副手,主管苗木生产销售。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年林场包括人工、油料在内的维护费用约700万元,森林公园提标改造的基础设施投入费用超过2000万元,支付银行贷款利息约800万元,而当下1650亩的森林公园是不能碰的红线,还有7000亩是现代林业产业示范区,每年能够产生约3000万元的苗木收入。

  “每年赚的钱几乎都投进去了,但依然入不敷出,这压力有多大,或许只有赵平自己清楚。”付全说。

  赵平坦承,一路走来绝非一帆风顺开始那几年自己也不知道未来的路在哪,银行不放贷要斗智斗勇,工人会犯懒要督促管理,甚至还有人怀疑他搞林业就是想骗国家补贴。

  在别人的质疑声和自我否定的挣扎中,赵平一度迷茫和彷徨。

  “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看到中央提出的号召,赵平豁然开朗,他忽然发现自己的梦和国家的梦是相连相通的。

  彼时,绿色发展还没有成为主旋律,赵平形容那是一种“久旱逢甘霖的感觉”。

  近年来,赵平真切感受到全社会推进绿色发展带来的红利。

  2017年初,安徽率先探索建立“林长制”,并在合肥、宣城、安庆开展试点工作,赵平多了一个全新的身份,峄山省级森林公园的民间林长。

  林长是个什么“长”,为什么要设这样一个职务?最初,赵平也是一知半解,他只知道这明确了管护林地的责任,但两年来实实在在的变化,让赵平深切感受到“林长制把原来停留在口头上和纸面上的,落到了政策和实践中,大大提振了林业人的信心。”

  公园道路是个大难题,不是不愿意修,而是私人修路,未来管护困难重重。林长制实施后,政府通过申请项目注入部分资金,双向四车道的柏油马路顺利通车,对峄山来说,路权的明晰意义非凡。“政府注资修路,我作为林长,配合政府部门参与管护的底气更足了。”赵平说。
本文地址:http://www.ningxianet.cn/news/2019/0909/2559.html

责任编辑:(koko

资讯标签:

分享到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