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 >

商人“为树痴狂”:把毕生财富投入万亩荒山(2)

2019-09-09 12:50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一条“逆行”路

  林场越来越大,管理也越来越难。

  清晨5点,赵平就自己开车巡山,开始一天的工作。他告诉记者,林场有专门的巡山员,但他们只能防火情、防盗伐,没办法根据山情林情来指挥和安排工作,所以必须亲力亲为。

  16年来,赵平几乎每天都泡在林场里,去的最早走得最晚。赵平的妻子调侃,员工、林农好歹还有周末和节假日,唯独老赵没有。

  吴业宣来峄山10年了,是林场的技术总监,负责苗木的修剪和抚育,他始终没弄明白一件事儿:“我们都是上山吃苦赚钱,盼着下山过上好日子,他是山下赚了大钱,放着好日子不过,跑到山上来吃苦。”

  “只能说这个老板有情怀,想法跟一般人不一样。”吴业宣评价说。

  事实上,与常人认知“逆行”的怪事儿,赵平没少干。

  10年前,吹起一股“大树进城”风,山里的古树名木运到发达地区能卖出天价。别人把古树从山里往外运,赵平却把古树往山上移出于对林木的喜爱,当地及周边很多因城镇化征迁被迫移走的珍稀古树都被赵平收到了峄山。

  这是一个发财的好机会。

  胡颓子属于直立灌木,赵平有一棵850年树龄的胡颓子,已经长成了乔木,有买家看上想移走,单棵树出价110万元。

  那几年,类似的买家络绎不绝,赵平从未心动。“我造林的初心是对绿色事业的兴趣和喜爱,后来更坚定地想保护和改善生态,从来没想过靠这个发财。”

  几年后,赵平做了一个更加出人意料的决定以个人贷款筹资的方式,陆续投入9000多万元,对占地1650余亩的峄山核心区域进行重点打造,申报省级森林公园。经过一年年不断完善,一大批难得一见的珍稀树种在这里得到有效保护,2015年7月,峄山省级森林公园成功获批。

  这意味着峄山价值最高的一批珍稀林木变成了公益性质,永远不得砍伐和交易,相当于把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绿色产业“捐”给了社会。

  为什么要拿自己的财富“打水漂”?当时没人能理解。

  赵平努力向周围人解释,只有成为森林公园,森林资源才能得到更好地保存与保护,将来不管林场经营权如何变迁,哪怕是自己做不下去了,这些树木都不用担心遭到砍伐或毁坏。

  “再说,我们建设保护美丽的森林、丰富的物种、良好的生态,也本该是社会共享的财富。”赵平说。

  如今,峄山省级森林公园已获得10余项授牌:“全国科普教育基地”“安徽省青少年植物知识教育基地”……

  穿行在峄山林场之中,一年开花四次的玉兰、只生长在寒带的冷杉等珍稀树种令人目不暇接,朴树、榉树、含笑、合欢等1600多种、数十万棵林木郁郁葱葱,美不胜收。

  站在有着数百年树龄的胡颓子、油茶树等古树面前,更平添一份对岁月的感悟。

  变化每天还在发生,越来越多的路通了,水利管网更加齐备了,大片坡地改成更适合林木生长的梯田……赵平依然每天开着他的越野车在山里一圈一圈地转,为了方便山路行驶,他拆掉了车的挡泥板,由于磨损严重,每年都得换一次新胎。

  赵平告诉记者,他的终极目标是把这近万亩的林场建成真正留存后世的国家级森林公园。

  “这是我毕生的梦想,要走的路还很长。”赵平说。

  一块乡村振兴的实验田

  峄山的风景虽美,山里生活却寂寞清苦,“苦行僧”的生活一般人熬不住。

  10年前,29岁的雷凌进山养鸡一个星期,就想撂挑子不干了。

  “林下养鸡”是赵平琢磨出来的项目,他觉得既然经营一方土地,就该让一方群众受益。“很多在城里打工的农村年轻人生存现状是融不进城市,回不去乡村。他们有的人想回来,但是乡村没有产业和政策接纳,人都没有,谈何振兴?”

  赵平在做相关尝试时,还没有“乡村振兴”的概念,如今峄山正在成为乡村振兴的实验田。
本文地址:http://www.ningxianet.cn/news/2019/0909/2559.html

责任编辑:(koko

资讯标签:

分享到

相关报道